• 7788

    2007-02-0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oublemono-logs/13533348.html

    兩年前的情人節。
    爲了忘記你。
    打了三個耳洞。
    又過去了兩年。
    我和你之間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然後。 耳洞密了兩個。
    情人節就要到了。
     
    我大三了。我都大三了。
    想起那年高考結束。
    你對我說。
    你來上海吧。
    我大部分時間都在那裏。
    於是,我笑了笑。
     
    我沒辦法去上海。也許這是命。
    很多東西,就是命中注定的。
    老天爺早在三年前就給了我一個答案。
     
    我。信命。但這並不代表我完全認命。
     
    有時候,我想。
    不要自以爲是的並且輕易的把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
    因爲那不是自己。
    他們永遠都不知道這些希望的沉重和意義。
    然後自己失望。自己哭泣。自己受傷。自己長大。
    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做一些莫名奇妙的事er。
    怪罪別人。還可笑的説,我給了你機會的。
     
    我從來不否認。我是一個麻煩的人。
    容易心軟導致了我長時間的反復。
    但是有時候卻又過於殘忍的乾脆。
    矛盾而又極端。
     
    以上。
    魚。
     
     
     
    分享到:
    Tag: